死亡|二十千

IMG_4030

 

 

出席了一场葬礼。

一场,无情的葬礼。

何为无情?谁无情?

我吗?

不。

 

火化场,也很无情。

属于我家的仪式完成后,跨过火盆,重新出发后,另一家便冲冲忙忙的进了二十秒之前,我们才刚送走二叔的那个场合。

仿佛,二十秒之前,是二十年以前。

然后,

冰冷的身躯,躺在木棺内,等待火化。

一台一台的木棺,像是排队似的。

那样,也很无情。

仿佛,他们,不曾存在过。 仿佛,消失了。

让我想起,某个产生食物的工厂。 也是排着队,等待被包装。

 

死亡,是无情的吗?

那,回忆呢? 会无情的消失吗?

 

写到这儿,

我想起,原来,无情的石头,并不无情。

它没流泪,因为,眼泪流进了心底了。

疼。

 

谢谢你曾经存在过。

没有人是无情的,我们只是忘了,把情摆在哪儿。

 

无情的石头上。